听闻丞相嫡女貌丑无才,大婚前日被退婚? “是他们眼瞎!” 邪王拥着怀中绝世佳人得意万分。

包头新闻新闻 / 来源:香网看书 发布日期:2021-03-21 19:32:27 热度:49C
敬告: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,若有侵权、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联系邮箱:2876218132#qq.co m
本页标题:听闻丞相嫡女貌丑无才,大婚前日被退婚? “是他们眼瞎!” 邪王拥着怀中绝世佳人得意万分。
本页地址:http://www.nmgbbs.net/51350-1.html
相关话题:毒医丑妃
#毒医丑妃# 听闻丞相嫡女貌丑无才,大婚前日被退婚? “是他们眼瞎!” 邪王拥着怀中绝世佳人得意万分。



第1章:初相遇

  “啊……”
  “滚,放开我!”
  相府,阴暗湿冷的地窖,不断传来女子痛苦的惨叫声。
  顾轻染无力的伏在冰凉肮脏的地上,浑身上下已是血肉模糊,稍微一动,便是钻心的痛。
  几个壮汉将她从地上架起,抓住她的双臂牢牢按住在墙上。
  女子缓步朝顾轻染走近,原本娇媚的五官,狰狞的有些扭曲。手中长鞭带着锋利的倒刺,不断滴着鲜血。
  “顾轻染,你与爹爹失散这么多年,为什么还要回来,为什么!”
  “我才是这丞相府唯一的嫡女,渊政王是我的,赐婚圣旨也该是属于我的!凭什么你一回来就要夺走我所有的一切!”
  女子脸上满是怒气,说话间,手中长鞭又一次狠狠朝顾轻染挥去。
  顾轻染痛苦地一声惨叫,剧痛使得她颈间青筋迸现。但即便被折磨至此,她仍是冷冷的看着面前女子,凌厉森然的目光,透着她的冷傲和倔强。
  虐打她的不是别人,正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,顾惜月!
  顾轻染自幼与爹娘失散,近日来到皇城,才知道亲爹竟是当朝丞相。
  可她如何能想到,刚与爹爹相认没几日,宫里便传来圣旨,要她与渊政王成婚!
  是她取代了嫡女的位置,婚约才会落到她头上。
  而这婚约,原本该是属于顾惜月的!
  长鞭一下接一下的落在身上,顾轻染只觉得浑身抽痛。紧咬牙关,恨声说道:“这些事又不是我能决定的,你何故加害于我!”
  “闭嘴!”顾惜月气急败坏,怒得双目圆瞪。
  紧接着,顾轻染喉咙猛地窒息!
  顾惜月纤长的玉手,狠狠掐住了顾轻染的脖颈。微扯嘴角,笑意森然,欣赏着顾轻染布满鲜血的脸。
  鲜血之下的皮肤,布满细密的麻疹,丑陋的令人作呕。
  “这毒药还真是管用。瞧瞧你现在这张脸,还哪里配得上渊政王!”顾惜月得意的眯起眸子:“亏得他一早来看你,才让我找到机会。他刚才吓的,差点当场吐出来,哈哈哈哈!”
  “当下渊政王已在进宫的路上,要去求皇上取消婚约。顾轻染,便是你再怎么妖魅惑众,渊政王要娶的,终究是我顾惜月!”
  强烈的窒息之感,使得顾轻染头晕目眩,胸口阵阵发紧。本能的想要挣脱,奈何双臂被人牢牢制住,毫无挣扎之力。
  “你还是死了吧!”顾惜月眼神怨毒阴狠,手上力度加重:“只有你死,这件事才会神不知鬼不觉,我才能拿回我想要的一切!”
  “顾轻染,你可不要怪我……”
  眩晕之感愈发强烈,顾轻染眼前阵阵发黑,不多时,便是闭上双眸,身子瘫软,彻底失去了意识。
  ……
  城外护城河边,随着“噗通”一声水花四溅,顾轻染被丢进了冰冷的河水之中,纤瘦的身影随着河水涌动,慢慢、慢慢的沉下。
  河岸上的人看了湍急的河水一眼,头也不回的慌忙跑开。
  初秋冰冷的河水,如利刃般浸透衣衫,渗入皮肉外翻的伤口之中。剧痛袭来,顾轻染浅浅苏醒,只觉大脑一片混沌。
  恍惚之间,如梦似幻,记忆中的画面自脑海一幕幕闪过……
  血腥、杀戮,数不清的尸体堆积的到处都是。背着药篓的少女呆愣着站在遍地的尸体中间,脚下血流成河……
  似是梦魇一般,顾轻染双手颤抖得紧握成拳,紧接着倏然睁眼,目中现出熠熠生机。
  “不,我不能死!”
  “师父的仇还没有报,义父生死未知……”
  “我要活着,我怎么能死!”
  意志力燃起,顾轻染身子一翻,手脚并用,奋力游出水面,撑着剧痛的身子爬上了岸,倚坐在一株萧条飘摇的柳树下。
  浑身的伤口密密麻麻,流了太多了血,又被冰冷的河水浸湿。失血过多加上疼痛,冷风微拂,吹得她浑身打颤。
  顾轻染强忍剧痛撑坐起来,甩去脑中眩晕盘膝闭目,双掌在胸前上下合十。
  一股神秘的真气自丹田溢出,丝丝涌入奇经八脉、四肢百骸。
  浑身伤口,便在这真气的萦绕之下神奇的缓缓闭合,有如生了磁力一般,只剩下一道细如丝线的血痕……
  许是真气难以撑持,没过多时,顾轻染便收起了双掌。虽然伤口已经无碍,面色却仍然苍白,不过总算保住了性命。
  松了口气,倚坐在树下。想起方才经历之事,竟笑得咬牙切齿。
  没想到顾惜月竟对她下杀手!
  幸亏她有这玄奇医术在身,否则定然在劫难逃。
  郁闷难消,气的一拳捶在树上。树干轻颤,萧瑟的柳枝微微摇动,散下片片落叶,如下了一场纷扬的柳叶雨。
  这时,前方河水忽然传来异常响动,水面泛起层层涟漪,倏忽间,一道黑影如闪电般破水而出,赫然落至顾轻染身前!
  顾轻染下意识的抬眼看去,这不经意的一眼,却教她身子僵住,神色难得的凝重起来。
  面前之人身形颀长,华贵的黑衣湿漉漉的滴着水,面容被一块黑布遮住,神秘莫测,只露出一双眼。
  仅是这双眼,已透尽彻骨阴寒,如利刃冰锋般摄人心魄、夺人心神!
  该如何形容这样的压迫感?仿佛是来自修罗地狱的神,在窥视即将入口的猎物!
  闯荡江湖这么久,顾轻染还是第一次体会到,什么是危险的味道!
  黑色衣角猝不及防的自眼前闪过,转瞬之间,危险的眼眸已近在毫厘。顾轻染惊得屏住呼吸,瞳孔大张。
  颈间触及属于剑刃的冰凉,风中传来低沉冷肃,略显沙哑的男子声音:“若想活命,带我去个安全的地方。”
  随风一同传来的,还有浓浓的血腥味,刺鼻的骇人。
  ……
  密林,破庙。
  外面没有人追来,顾轻染听到身后那人轻轻松了口气。可抵在她颈间的剑刃没有丝毫抽离的迹象,反而更贴近皮肉。
  他要杀人灭口!
  意识到这一点,顾轻染心口一缩,连忙道:“伤你的兵器淬了毒,若不及时救治,你恐活不过今晚。”
  剑刃停住,男子声音冰冷:“你懂医术?”
  剑刃已在顾轻染白皙的脖颈划出浅浅血痕。感觉到伤口刺痛,顾轻染严肃道:“此毒棘手,除我之外无人能医。你是想杀了我之后慢慢等死,还是留我一命,赌一线生机?”
  此言过后,空气诡异的安静下来。顾轻染看不到男子的表情,虽努力使自己镇定,心脏却仍是不安狂跳。低眸看着颈间剑刃,只怕这剑刃随时会割下她的脑袋。

第2章:救我一命,娶你为妻

  好在这安静只持续了片刻。片刻后,剑刃小心的挪了开。
  顾轻染暗暗松了口气,额头已沁满冷汗。
  转身,忽见阴影袭来,男子高大的身躯无力的朝她压下。顾轻染难以承受这重量,连忙扶住他坐在地上。
  男子似乎撑得吃力,捂着流血的胸口不停喘着粗气。看着顾轻染的脸,似乎下了很大决心,道:“女人,你若救我一命,我便娶你为妻!”
  闻听此言,顾轻染只觉一阵恶寒。浑身打了个冷战,嘴角抽了抽:“吓唬谁呢?想死就直说,我不救你还不行嘛!”
  说完起身便跑。
  手腕却被一只手掌紧紧抓住,硬生生被拉了回来。
  “救……我!”
  说完这二字,男子闭目倒地,昏迷过去。
  顾轻染蹙了蹙眉,伸出两指摸向他颈间脉搏,随即抬手扯下他脸上碍事的黑布。
  为了看清伤势,这本是必要之举。
  不想此举,却恍若惊鸿!
  黑布之下,凝脂般的面容沾着血污。鼻峰高挺,薄唇似剑。湿漉漉的墨发丝丝缕缕的垂在额上,微微遮住坚毅的眉峰。这样的一张脸,仿若美玉精琢,邪魅妖冶,不可方物!
  世上竟有人生得这般颜容,美似天人,胜过画中笔墨!
  顾轻染心神震撼。
  方才还狂跳的心,忽得漏掉了一拍!
  如此美貌的男子,简直是上天赐予凡间最艳绝的景色。顾轻染咽了口口水,目光忍不住顺着他脖颈下移。
  墨色的衣衫因浸湿了水,紧紧贴在颀长的身躯上,大致勾勒出诱人的肌肉线条。微敞的领口中,胸膛剧烈起伏,白皙的脖颈沁着水珠,不知是河水还是汗水,滴滴流淌入衣襟之内。
  画面何其诱人。
  当下这衣襟遮挡的越严实,衣襟下的风光,便越惹得人心痒难搔。
  不知这墨服之下的身躯,又是怎样一番绝色?
  顾轻染双目放着光,舔着嘴唇,将罪恶的手伸向男子腰间墨带。
  “总要把衣服扒下来,才好查看伤势嘛!”
  理直气壮,合情合理。
  “豁!”
  这具身躯果然如颜容一般绝色,说是冰肌玉骨也毫不夸张。便是她医过那么多的英雄豪杰,也从未见过如此精致完美的躯体,肌肉紧实匀称,尽显男子气概,真乃尤物也!
  不过让顾轻染如此惊呼的,非是这具躯体,而是他胸前的刀伤。
  伤口距离心脉,仅毫厘之距。
  且伤口周围的皮肤有大片青紫,鼓胀的血脉呈蛛网状散开,显然已毒入心脉。
  若非极深的内力,他根本活不到现在。
  带着这么严重的伤,他竟还撑着跑了这么久,且身手敏捷……
  这是怎样惊人的毅力!
  顾轻染不禁对他生出几分敬意。
  看到他的第一眼,还以为是九重炼狱走出的嗜血者,灵魂孤寂冷酷、没有温度,带着令人窒息的危险气息,神秘,诡谲。
  这样的一个人,却是与她一般年纪。
  是怎样残酷的遭遇,竟将二十出头的少年,淬炼成这般模样……
  ~
  墨萧璟醒来时,天已经黑了。
  一旁燃着树枝架起的柴火。
  身子有些凉。
  低头看去,朦胧的意识瞬时清醒。
  上身衣衫尽除,白皙染血的身躯赤条条展露在外。昏迷前擒来的女子,一双纤纤小手正“抚摸”着他健硕的胸肌。
  “你在干什么!”墨萧璟一声怒喝,想要抬手将顾轻染的手掌扯开。然而他使尽了力气,浑身上下却是一动都不能动。
  “可恶!”
  微凉的小手在胸口缓缓抚过,轻柔的触感酥酥麻麻,这让他实在难以忍受。最可恶的是,他竟无法反抗。羞怒之下,闭目扭过头去。
  顾轻染不受影响,始终专注的将玄力凝于掌心,为他驱解心脉之毒。
  明明定了他的穴道,竟然这么快就醒来,看来还是低估了他的内力。好在她有先见之明,多点了他一处穴道。
  要知道,顾轻染的医术,可不是寻常人普通的医术,而是结合了玄门内功修炼出的玄奇医术。这种医术有着极强的再生之力,可使白骨生肉、断脉重生!
  她顾轻染,乃是这玄门医术的开创者,真正的玄医宗师!
  不过这医术有个绝对禁忌,便是施治期间不可被打断。否则玄力失控游窜于经脉,伤者定会命丧当场。
  顾轻染掌心的玄力流溢着淡淡金光,丝丝渗入那鼓胀的血脉之中。金光所到之处,那骇人的青紫逐渐开始淡化,血脉也慢慢恢复原本的状态。
  多时之后,只见她凝聚心神,控制着玄力,将毒血毒气一丝不落的驱赶至一处,随即以两指轻而缓慢的抚过墨萧璟胸前伤口。
  此时,若墨萧璟肯睁开眼,定然会被眼前发生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。
  因为他胸前那道深可见骨的伤口,竟在顾轻染指尖抚过之时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神奇的相互贴合,有如生了磁力一般!
  完成这一切,顾轻染收起手掌,在墨萧璟右肩轻轻一点。墨萧璟喉中忽得一阵腥热,猛地坐起,呕出一口乌黑的鲜血来。
  总算把毒血逼出来了!
  顾轻染无力的坐在地上,闭目松了口气。
  此番疗伤用去她太多内力,她已经有些撑不住,面色较之方才更苍白了些。
  没等睁眼,忽觉手腕一紧!
  “啊!”
  顾轻染毫无防备,身子被拉起,失重的跌坐到墙角。
  回神只见阴影压下,墨萧璟将手臂重重撑在她身侧墙壁之上,另一只手仍紧握着她的手腕,俯身看她,俊眸冷得骇人,那张俊美无双的颜容,距离她只有寸许距离,呼吸中的血腥气直直扑在她脸上,周围笼罩着他身上危险的气息。
  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  咬牙切齿的一句,明显在极力压制怒火。
  顾轻染咽了口口水,语声虚弱:“我若不碰你,如何为你驱毒?你最好别乱动,仔细扯到伤口。”
  墨萧璟将信将疑,凝神探知体内伤势,这才发现,体内那恶名昭著的奇毒,竟真的消失不见了!
  下毒之人曾说,此毒无人可解……
  且胸口那道皮肉外翻的伤口,也已奇迹般的闭合,只剩下一道细如丝线的血痕。
  惊讶,疑惑!
  这世上竟有如此神奇的医术?
  惊疑之余,恼怒之意不减半分,死死的盯着顾轻染,一副恨不得将她咬烂撕碎的架势。
  无论如何,被陌生女子如此非礼,实在不是件愉快的事。
  然直到这时,他才发现,顾轻染的面色竟异常苍白,气息微弱的让人担心。
  且他手掌所握之处,正渗出殷红鲜血!
  连忙松手:“你……”
  “我没事。”顾轻染扯着嘴角笑了笑,随即从他胳膊下面钻了出去,强作无事道:“你的毒还没有完全驱尽,天亮后……”
  话还没等说完,语声忽然止住。
  这破庙之外,呼啸的寒风之中,分明夹杂着许多的脚步声!

第3章:救了个魔鬼

  
墨萧璟显然也听到了这声音,立即起身熄灭了火堆,与顾轻染背对而立。便在这时,忽闻破窗声密集传来,数名黑衣人接连跃入屋内,挥舞着长刀发出声声厉喝,朝二人猛扑而来!

  破庙之中瞬间杀气弥漫,黑暗中,黑衣人敏捷的身影诡异莫名,刀刃的银光闪烁夺目,仿若恶鬼逼命!
  顾轻染神色凝重起来。
  这些人杀意凛然,气势汹汹,个个都是高手。可她不懂功夫,身边又只有这重伤的男子。
  看来此回,是凶多吉少了!
  “闭上眼睛。”绝望之际,身后忽然传来他冷静的声音。眼前刀刃极速逼近,情势危急,顾轻染唯有照做。
  雷霆刹那,便闻耳畔传来剑锋出鞘之声,悦耳如游龙吟水,一道清风自身侧一掠而过,清风之中,竹叶般的清香沁入口鼻,掺杂着腥甜的鲜血味道。
  周围传来利刃划过皮肉的声音,丝丝微微,一闪即逝。只瞬间,四周诡异的安静下来,意料之内的杀机也并未临身。
  顾轻染惊魂未定,试探着睁开眼,却惊得瞳孔大张,目瞪口呆!
  寒风灌入,火堆复燃。
  火光的映照下,那方才还凶神恶煞杀气腾腾的一众黑衣人,已然全部横尸在地,细数之下竟有十数人之多。这些人的脖子上,皆齐刷刷横着一道细如蚕丝的伤口。
  一招封喉,瞬间毙命!
  最令人震惊的是,这些人的伤口,连一滴血都没有流。
  这要多快的剑法才能够做到?
  庙内没有别人,眼前一幕是谁的杰作显而易见。顾轻染僵硬的转头看去,墨萧璟仍如方才那般背对着她站在身后,手中长剑已然归鞘,似乎根本一动未动。
  难以置信,心下恶寒!
  他刚才动了吗?他是如何出的手?
  带着那么严重的伤,还能使出如此厉害的杀人招数,快到将鲜血封在喉咙之中,让对手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。
  回想自己竟与此人一起待了这么久,若是他想杀她,她根本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  顾轻染用极短的时间,将脑海中的江湖人物信息搜罗了一遍。她消息向来灵通,却从未听说过如此厉害的人物。
  他究竟是什么人?
  ……
  天色渐亮。
  破开的窗子直灌冷风,顾轻染蜷缩在烧尽的火堆前,睡得安静。
  墨萧璟看着她娴静的模样,和那遍身的血痕,目光深邃,若有所思。
  顾轻染忽然动了动,翻了个身,醒了过来。
  似是担心偷看被发现,墨萧璟在她看过来之前闭上双眼,佯装浅睡。
  顾轻染伸了个懒腰坐起来,看了眼周围,慵懒的打了个哈欠。
  四周横七竖八的都是尸体,几乎要堆满整个屋子。她是医者,看惯了各种各样的死人。比起这些尸体,那个倚坐在墙边颔首浅睡的男子,更恐怖些。
  这一晚接连来了几波杀手,都躺在这儿了。
  也不知他招惹了什么人,非要置他于死地。不过顾轻染当下更好奇的是——像他这样的高手,究竟是谁把他伤成这样?
  见外面天已经亮了,顾轻染收起思绪,起身往外走。
  “去哪儿?”墨萧璟精明的眸子慵懒的睁开一道缝隙。
  这么好看的男人,偏偏如此危险。顾轻染暗暗惋惜,叹声道:“采药。”
  “一起。”墨萧璟起身踏过脚下尸体,走到顾轻染身前。
  顾轻染柳眉微挑。
  这是怕她跑掉?
  她确实想跑,但不是现在。她救人,从不会只救一半。
  不过他想跟,让他跟着便是。
  秋阳初升,远处传来空灵鸟语,林中飘着淡淡的雾气。秋霜晨露沾湿了衣袖群袂,偶有枯叶从头顶的枝头飘落。脚下尽是树枝枯叶和荒草,掩埋了坑洼和石块,稍有不慎便会绊倒。
  顾轻染将碍事的裙角扎在腰间,撸起衣袖,带着墨萧璟,漫不经心的在山林里转悠了老半天。直待墨萧璟耐心即将耗尽,才终于在一棵百年老松前停下脚步,围着这棵树转了几圈。
  “你转够了没有?”墨萧璟耐心缺缺。
  顾轻染没理会他,兀自在树后俯身。拨开堆积在树根处的枯叶,露出一株通体褐色、结满暗红果实的草药,小心翼翼的连根挖出。
  看到这株草药,墨萧璟神色一变,诧异的看向顾轻染!
  赤丹草,解毒圣药!
  此药因神奇的药效而名震天下,却极其罕有,千金难求。此处树下与别处完全看不出有任何不同,草药上还覆着厚重的枯叶,她是怎么知道枯叶下面生有赤丹草?
  莫非她是火眼金睛不成?
  顾轻染却丝毫没当一回事,拿着草药转身就走,淡然的仿佛只是采了个蘑菇一般。
  墨萧璟收起疑惑,抬步跟在她身后,只是目光倍加深邃,若有所思。
  沿途又采了些野果子,很快回到了破庙。
  顾轻染将赤丹草上的果实摘下一颗,剥开来,取果肉让墨萧璟服下,又将果核用石头磨碎成粉末,敷在他伤口上。而后拿着剩下的赤丹草和几个野果朝庙外走去。
  “又干什么去?”墨萧璟问道。
  “你刚服了药,需要休息,我到外面磨药。”顾轻染颇不耐烦,抬手摸了摸鼻尖:“以你的功夫,就算我想跑,你动动手指就能把我抓回来,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清楚。放心,我没傻到找死的地步。”
  墨萧璟丢给她一个“算你聪明”的眼神,闭目小憩。
  庙外不远处,顾轻染盘膝坐在一块大石头上,拿着块圆石研磨赤丹草果核,果肉则被她放到一边晾晒。
  研磨时,石头发出有规律的摩擦声,声音不大,但在宁静的林子里很是清晰。顾轻染一边研磨,一边蹙着眉头。
  服下赤丹草,墨萧璟的伤势已完全无碍。再留下,很可能会被他杀掉。
  看过他杀人的场面,顾轻染不敢有丝毫侥幸。
  可想从他手上逃走,又谈何容易?
  苦思冥想也没想出办法来,顾轻染叹了口气。
  树枝沙沙作响,大石头上多了个不速之客。一只金毛的猴子从树上跃下,蹲在顾轻染面前,眼巴巴看着顾轻染身旁的果子,直流口水。
  顾轻染随手拿起颗果子,正准备丢给猴子吃,忽得灵机一动,动作停下。
  眼珠子转了转,邪邪的一笑,将果子在猴子眼前晃了晃,小声问道:“猴哥,想吃吗?”
  猴子舔了舔嘴巴,点头。
  顾轻染双目放着光,笑得意味深长。
  庙内,墨萧璟倚着墙壁坐地颔首,闭目养神。阳光照在他完美无缺的侧颜,将他的睫毛染上一层金光。庙外,石头研磨的声音清晰入耳。
  都快半个时辰了,还没磨完?
  墨萧璟缓缓睁眼。
  这声音,似乎有些不对。
  难道……
  意识到情况不妙,连忙起身跑出去。到了顾轻染研磨药材的石头前,僵立停步。
  眼前石头上,一只金毛的猴子拿着圆石,学着顾轻染的动作一下一下的磨着野果的果核……
  墨萧璟垂在身侧的双拳逐渐紧握,咬牙咬到脖颈迸出青筋。愤怒的一声怒吼,吓得猴子跳起老高,窜到林子里,眨眼就没了踪影。
  “竟敢戏耍本王!”墨萧璟如墨的眸子几乎就要喷出火来,看着面前的石头:“好啊!你想玩是吗?”
  “本王陪你玩到底!”

更多精彩内容请到应用市场下载香网小说”APP,搜索《冷王霸宠:神医狂妃要休夫》,继续阅读精彩内容~
点击下方阅读原文,看后续剧情!
论坛
  阅读原文
支持0次 | 反对0次  
  用户评论区,文明评论,做文明人!

通行证: *邮箱+888(如:123@qq.com888)